吃右耀cp,主食联耀偏好茶:P
真·重度懒癌晚期,高中党所以更文极慢注意!

我要小心心和评论,而且欢迎各位大佬来勾搭!我喜欢别人夸我,黑的好走不送:D

主要作品:
《千年以前》
《四大美人一台戏》
(不弃坑,只是懒,高中狗时间少。打磨文章时间长d(ŐдŐ๑))

《趁着失忆》


“活动即将开始,请按秩序进入大厅。The activity is about to begin. Please enter the hall in order.”

室外的广播声响起打断了正聊得热火朝天的人群,王辉宇邀请马修与他们一起进去,但马修表示他还要等自己的四位熟人,自己进去之后会找他们汇合。


既然马修都这么说了,王辉宇也不继续勉强人家了,牵着王耀的手开开心心跟着其他人进入室内。

马修目送王耀他们进入室内后松了一口气,再望向水池那边,那里的人群也终于减少了一些。

虽然还有些不死心的执意要留下来和那四位说到话的,但是他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玩这种伪装普通人的游戏了,得把正事办完才行。

看着人数依旧不减的人群,马修感到很无奈。明明里面的阿尔弗长得和自己很相似,但为什么人气会差这么多……

想到这马修长长的呼了口气,之后便努力地挤进了人群里面,艰难的挤到了人群的中心,他感觉这种体验再来几次,估计自己都能被挤压成鱼干了。

在人群中的四个帅气的外国人看到马修后,纷纷走到他的旁边。

马修正打算开口,但考虑到在场的除了他们五个人,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听得懂英语的,所以就换成了法语对眼前的四个人说道:“Je l'ai vu.(我已经见到他了)”

弗朗西斯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枝玫瑰,亲吻了一下优雅地往人群里扔,姑娘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即将掉落的玫瑰上,尤其是国际部的女生一个个争先恐后去抢,趁着没什么人注意对马修问道:“Il va bien?(他还好吗?)”

“Wang Yao a réagi violemment quand il m 'a vu, s' est évanoui, mais il s' est réveillé très vite, et maintenant, il va bien.
(王耀刚才见到我的时候反应很剧烈,晕倒了一下,但是很快就醒了,现在身体已经没事了。)”

“Правда, что Ван сияет у него амнезия?

(耀他真的失忆了?)”

“Oui.(是的)”

“Puisque Wang Yao a perdu la mémoire, pourquoi ne pas……
(既然王耀失忆了,不如我们……)”

弗朗西斯露出了痴汉般的笑容,勾了勾手示意其他四个人靠近一些。

其他三个人尤其是亚瑟,看着那个笑容非常不情愿靠近,但是弗朗西斯表示不听的话可就玩不到王耀了,立刻心动了,五个人就围着开小会。

小会开完以后,马修有些汗颜表示这样不太好吧。

可是那四个人根本没人再听他的话,反而连亚瑟他们都和弗朗西斯露出了那种痴汉脸。

看来不管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。马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心中默默祝愿失忆的小耀不要被这些家伙玩坏了。

每个人都陆陆续续的去到前台签名报道,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式的王辉宇,签字时右手还有些抖。

平时自己在签字的比较正式一点,不是致家长的一封信的学生签名,就是请假外出的假条。

签好字之后两个人正打算进去,但有个挂着工作牌的女士叫住了他们,王耀则下意识的把王辉宇护在了身后。

女士对他们露出温柔的笑容,从黑色的大包里拿出了一台索尼相机,她笑眯眯的对王耀说道:“同学,你长得这么好看,不在这里拍张照片纪念一下吗?”

王耀想了一会儿,偷偷看了王辉宇一眼,发现他黑色的大眼睛闪闪发光,一副“好羡慕啊”的表情。

王耀对面前的女士点了点头,“是可以,但是我要和他一起照。”说罢便挽住王辉宇的胳膊,意图很明显,如果女士不同意的话王耀也就不拍了。

面前的女士楞了一下后,对王辉宇笑道:“这是你弟弟?不仅人长得好看,连性格都这么可爱!你还真是幸福~好的好的,你们两个阿姨都拍!来来趁着人少你们挨近一些!”

女士让王辉宇和王耀站在一幅名为《短暂的人生》的画前。

王辉宇对着镜头露出他大大的笑容,开心的做出了剪刀手,看着他的笑容女士心里都变得温暖起来。

站在一边的王耀只是对着镜头微微一笑,并未做任何的姿势。

有一瞬间,王耀多么希望拍照的时间再长一些。

女士拍好照片后和王辉宇说明,她会把照片传给他们的老师,回去的时候和老师要就行了。

两人向女士道谢便进入了会厅,进去之后王辉宇发现,每个座位上都有贴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纸条,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名字。

“耀耀,我看到了!我坐在第五排诶,你快……”王辉宇率先找到了自己座位,兴奋地跑了过去。

原以为王耀也一定会被安排在自己的旁边,结果王辉宇看了看两边的椅子上的纸条,上面写的却是陌生的名字。

“辉宇,我在这里……”

王辉宇顺着声音看去,原来王耀的位置在第三排!

看到王耀一脸无力的表情,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身为哥哥的王辉宇立刻来到了他的旁边。

来到王耀身边之后,他才知道了王耀会很无力的原因。王耀的名字是这一排中王辉宇唯一看懂的,其他位置的纸条上写着的都是英文。

“为,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坐在这群金毛堆了啊??!”王耀有些不悦地坐在位置上,气鼓鼓的脸颊让王辉宇忍不住轻轻戳了一下。

生气对身体不好,要是王耀又出现了刚才那种情况就糟糕了!

王辉宇把手伸进衣服的口袋里,拿出的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,把包装剥下来后递给王耀说道:“耀耀,别生气,生气对身体不好!哥哥给你好甜的糖吃,话说坐在你旁边的都是谁呀?”

王耀接过王辉宇递来的棒棒糖,伸出小舌舔了一下甜甜的糖果后瞬间没脾气了。

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坐在自己附近的人的名字,从左到右指着纸条对王辉宇读到:“Francis·Bonnefeuille,Arthur·Kirkland,然后是我王耀,Ivan· Braginski,最后就是Alfred·F·Jones”

“Alfred·F·Jones?”王辉宇听到这名字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对了!不正是当时王耀喊马修先生的时候叫错了的名字吗?!!他的第六感告诉自己,这件事情不简单。

“Excuse me.”

富有磁性的男声从王辉宇的背后响起,王辉宇转身一看,原来是一个浅金色短发的英国人!

虽然眉毛比较粗,但是他真的长得特别的帅气,简直可以用跟明星有得一比!虽然他看自己的眼神冷冷的,给人一副很高高在上的样子,但是……

王辉宇偷瞄了一下亚瑟的眼睛,那双祖母绿的眼眸如同名贵的宝石,真的超好看啊!

果然帅气可以被任何事情原谅。终于王耀看不下去了,无语的戳了戳王辉宇,指了指自己右边的座位示意你挡住人家。

回过神来的王辉宇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,居然看着人家外国人发呆甚至是犯花痴,自己究竟在搞什么啊?!

他慌慌张张的对亚瑟说:“I'm sorry!”立刻转身就从另一边逃离了“战场”。啊……真是丢脸丢到国外去了。

王耀看着王辉宇那个慌慌张张的背影,老实说还真像言情小说里面男女主碰面的场景。说好的来安慰我呢?

自己却看着外国人发呆,真是嫁出去哥,泼出去的水。如果现在王湾知道王耀现在的想法,一定会拍拍他的肩表示你有资格这么说别人吗?

不过话说回来……王耀悄悄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刚才还空着四个位置,现在这些位置的主人都已经来了。

不出意外果然都是金发碧眼的,英国斯文败类的“绅士”,法国假正经的行走的R18,精力旺盛的吃着垃圾食品的美国人,哦,还有一个白毛的。

淡紫色的眼睛和那个法国人的好像诶,但是他比其他三个人的身形都要高大,明明还没到冬天就戴着围巾,也不嫌热。

但是都很帅……

王耀闷闷不乐的转过头来看着前方,心中有一种不爽。

哼,难怪能勾引这么多姑娘呢。话说他们真的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吗?这么仔细一看他们……

“Hello, Mr. Wang Yao. I'm Francis. Nice to meet you~”

“啊?”王耀看着伸来的手蒙了一下,对上弗朗西斯鸢尾色的眼眸时,发现其他几位都看着他和这个法国人,眼神里好像还有着杀气。

王耀就在这些人高马大的外国人热烈的注视下,莫名开始紧张起来了,手也变得有些冰冷。

用比较冰的手跟他握手会不会不礼貌啊?

王耀可没有那么了解外国那些啰嗦的礼仪,要是自己哪做不对被故意刁难倒不要紧,要是扯上辉宇。

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收回手时,弗朗西斯眼疾手快的伸过去握住了他的手。

王耀被这个举动吓到了想抽回自己的手,可是自己手被弗朗西斯紧紧地握住,完全抽不回来。王耀发现自己的挣扎在他面前,就像是小猫挠痒一样。

“Francis, you've had enough(弗朗西斯你够了。)”

亚瑟看不下去了,虽然很想直接上去把两个人分开,但是考虑到王耀现在的情况还是冷静一点比较好,而且也是为了后面的……

“Oh, I'm sorry. Did my enthusiasm frighten you?(噢,我很抱歉,我的热情是不是吓到你了?)”

弗朗西斯故作慌张的松开王耀的手,之后用力的捂着胸口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,“Am I making you feel sick?(我是不是让你感觉很恶心?)Can you forgive me?(你能原谅我吗?)”

不了解弗朗西斯的路人估计就吃他那套了,王耀看到附近的学生偷偷议论起来,尤其是王辉宇望向这里的担忧的眼神。

王耀赶紧摇了摇头,对还在泪流不止的弗朗西斯说道:“No, no, I'm not angry, and I don't feel that you're nauseous.(不,不,我没有生气,也没有感觉你很恶心)”

听到王耀的话,弗朗西斯立刻破涕为笑,张开双臂想给王耀一个大大的拥抱,但旁边恶天候所释放的杀气让他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。

坐在后排的王辉宇看见危机解决了松了一口气,马修看见此景后翻了个典型的英式白眼,头悄悄转到一边吐槽道:“都是神仙,装什么凡人。”

不一会儿人就都来齐了,他们这次的交流会也要正式开始了。先是由英/国某个机构的总负责人介绍,又是法/国学生代表讲解他们国家的特色,美/国学生表演的演唱自家国歌,俄/罗/斯学生的体操。

全程下来王耀都感觉很无聊,不是打哈欠就是抓头发,为了尊重一下外国友人他忍住没睡过去。

也不是说他们的演讲自己听不懂,或者是表演的差,只是有一种对这四个国家熟悉得,已经习惯了的感觉!尤其是在这里感觉更强烈了!

“Now you have five hours to communicate with students from other countries. We're going to have dinner in five hours!
(现在你们有五个小时的时间,可以和其他国家的学生尽情交流。五个小时后我们就要去用晚餐了!)”

终于等到了自由活动,王耀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,和大众一起离开了会厅到楼下的大广场上。

这个广场上各种建筑和布局都是仿欧式,不仅能给中/国学生一种新鲜感,还能让外国友人一些放松的感觉。

外国学生们很兴奋地站在大桥上拍集体照,我国的学生有的也会拍点照,或者到处走走,但更多的是拿着手机和同伴讨论了待会的“狩猎对象”。

拍照结束人群一散,我国学生以一种快步又不失美感的闪现到交流对象面前,王耀被这神一般的行动力给惊得在心里默默鼓掌,又默默感叹,果真高手在人间。

王耀对拍照没什么兴趣,而且幸亏很多人都在积极交流,没什么人来找自己搭讪。

本想随便找个长椅坐坐,随便一望就看到了孤身一人的王辉宇,他看起来有些扭捏,好像在偷看谁……

“H,hello,m,my is Wanghuiyu……”王辉宇低头看着地面口中不断说着英文,小眼神时不时偷看一下前方,好像再确认些什么。

王耀顺着王辉宇的目光看去,原来是一个英国的帅小伙子正在和两个姑娘愉快的交谈。

啊!王耀猛地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,这不就是之前有上台演讲过的小哥哥吗?好像叫做本?

因为演讲时他有说几句中文,而且都挺标准的。为人又幽默风趣没有古板的感觉,但还是和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这个有趣又有些神秘的小哥哥一下子就获得了我们男女学生的关注。

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的王耀,有些小兴奋溜到王辉宇身后,哇喔一下从背后抱住他。

王辉宇被王耀吓了一跳,当他看到王耀那个有点小狡猾的表情时,就知道自己内心的小心思都被王耀猜到了。

没办法,王耀一直都很聪明。

“其,其实,我也想和他说说话,所以在等那两个女生说完,还有,那个,再要个微信什么的。但听说,英国人一向很高冷……”

越说到后面王辉宇的声音就越小声,因为害羞的关系脸有些微红,都不敢抬头说话了。

“谁知道那些女生会说多久呀!主动出击才是真!要不我替你打头阵吧~”

王耀看着王辉宇那害羞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慈祥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
听到王耀的话后王辉宇欲言又止,本想谢绝王耀的好意,但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,自己太需要王耀了!

看着王耀远去的背影,在心里疯狂称赞他是天使。

在即将抵达战场时,王耀解开了自己的发绳让头发披在背后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自己有一种能把假装矜持的英国人,给撩出本性的自信。

王耀趁着女生们开口前对本打了声招呼,道:“Hello, my name is Wang Yao.”

本看到来人后愣了一下,随后赶紧回话道:“Hello, my name is Ben·Charlie.”

本打完招呼后和那两位女生一样打量眼前的人来,王耀不仅五官精致,而且身材高挑,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优雅端庄,而且游刃有余。

如果不是注意到他的喉结,估计在场的都会把他当成女孩子。

两个女孩子下意识让出了一步给王耀,心里大喊老天不公平,为什么一个男生可以好看成这样?!

这种美貌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,仿佛站在他身边只会把自己衬得面目全非。

但奇怪的是,自己又意外的对他讨厌不起来。

王耀轻咳了一声,把三位同学的魂给唤了回来,接下来就是他和本进行了愉快的交谈。

不愧是在联合国的嘴炮,多年有着资深经验的国家代表,王耀才说了不超过八句话,就把人家的大概家庭背景,收入,包括本所在学校和性取向都弄明白了。

而且王耀还把本哄得开心,本的那个与他人保持的距离感在王耀这里是不存在的。

“This is my snack. Try it.”

说完,本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子,上面还用粉色的细丝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
王耀在心里偷笑了一下,果然高冷下有一个颗少女心,会不会还有晚上睡觉要抱着的泰迪熊呢?

当王耀看到袋子里面的东西时,下一秒脸色骤变。

那个东西黑乎乎的,根本看不出使用什么东西做的,而且隔着袋子都能闻到的很重的焦味,让人顿时食欲全无。

“This is a British Sikang cake. It tastes very authentic.(这个是英国的司康饼,味道很地道的)”

本好像是被热情蒙蔽了双眼,完全没有注意到王耀勉强的表情。只见本小心翼翼地打开袋子,很良心的给王耀挑了一个最大最黑的司康饼。

王耀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,颤抖地伸出双手接过那块和煤炭没差的司康饼。

他尝试着让司康饼靠近嘴部,可是距离近了,那股焦味就直冲鼻子。但王耀感觉自己好像闻过比这个气味更强烈的司康饼,所以还可以忍受。

为了辉宇,王耀心里一横就是闭眼一口咬。

一股爆炸般的草莓的甜味在嘴里炸开,甜蜜中还有淡淡的牛奶味,每一次咀嚼时都会变得有些粘稠,混合着苦涩的外皮,居然有一种协调感。

乍一看好像是黑暗料理,但其实它是一个很有创意的美食,要比喻的话,就像是经过厨房爆炸后幸存的草莓泡芙。

这个司康饼怎么印象里的死扛不一样啊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,真的是太难得了!

身为甜食控的王耀兴奋地又拿起一块塞到嘴里,还没吃完嘴里的左右手又分别拿着另外两个,这期间还断断续续的夸奖面前的本,道:“If only England were like you.(要是英国像你一样就好了)”

难得的夸赞让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,当他看到王耀嘴角的奶油时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,对在啃司康饼的王耀说:“失礼了。”

本非常绅士的帮王耀擦掉嘴角的奶油,王耀对此也礼尚往来,回给他一个比草莓牛奶还要甜的笑容。


然而,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碧瞳英国男子看在眼里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妈耶……我居然能更新这章……为我鼓掌👏

我们在此也恭喜sir成功吃醋23333,居然在眉毛面前吃别人的司康,眉毛委屈呀~

很多都是我去参加后的体会,没有别的意思,别来杠我哈~bug和ooc可能会很多,客观们就当作没看见吧23333

留下小心心蓝手或者评论哈

评论 ( 3 )
热度 ( 68 )

© 弱者为王 | Powered by LOFTER